您的位置: 首页 >人物 > 正文

《偶像练习生》现场直击:蔡徐坤陈立农9位练习生出道,能否成就“男子偶像第一团体”?

2018-04-08 10:59:22来源:
“幸运的视角都为我聚焦,你的每个决定是我渴望的骄傲,让犹豫走掉,选择我就好,请你为我的努力而尖叫……”

今天的星光影视园异常热闹,络绎不绝的粉丝或高举海报或手拿应援牌,她们的热情只为今晚。如果要说今年截至目前大火的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一定是绕不开的话题。首播1小时破1亿,2期破4亿,截止到收官期之前已突破25亿大关,不仅频频霸占微博热搜榜,微博主话题阅读量更是高达128亿。

从100位练习生到由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黄明昊(Justin)、林彦俊、朱正廷、王子异、王琳凯(小鬼)、尤长靖组成的9位练习生所组成的“Nine Percent”男团,在粉丝经济横行的当下,以超高人气稳居微博话题榜单之首的《偶像练习生》,不仅在线上收获了可观的点击量和话题度,在线下也掀起了一波“全民pick热潮”,为市场带来了粉丝经济下的新型运营模式。

从打call到pick偶像,

粉丝经济下的全民选秀热潮

“今天你pick了谁?”

自十几年前的《超级女生》和《快乐男声》掀起全民狂欢以来,选秀节目一直以来都是大众关注的焦点所在。如果说它们之后的节目再也没有激起太大水花的话,那么从去年的《明日之子》、《中国有嘻哈》以及今年的《偶像练习生》来看,沉寂许久的全民选秀热潮又回来了。

《偶像练习生》一经上线便有100位练习生供粉丝pick。所谓pick即挑选,挑拣的意思,在饭圈,pick谁就代表着选择谁来做自己的偶像。节目从一开始受关注的只有个人练习生蔡徐坤,以及范冰冰弟弟范丞丞,到现在几乎人人都有一个粉丝团做靠山,《偶像练习生》的爆红之路意外又合理。毕竟,这是粉丝经济横行的时代。

作为主打“全民制作人”概念的《偶像练习生》,最核心的意义莫过于全民皆可参与。在全民制作人代表张艺兴的带领,以及李荣浩、王嘉尔、欧阳靖、周洁琼、程潇的指导下,100名练习生需要经历层层筛选知道选出最终出道的9人。作为主打“全民制作人”概念的《偶像练习生》,最核心的意义莫过于全民皆可参与。在全民制作人代表张艺兴的带领,以及李荣浩、王嘉尔、欧阳靖、周洁琼、程潇的指导下,100名练习生需要经历层层筛选知道选出最终出道的9人。

节目中,几位导师虽然会在某些环节给练习生们做出等级评定,但练习生的去留其实是掌握在用户及粉丝手中的。票数的多少决定着练习生的去留,因此在爱奇艺《偶像练习生》的播放页下方会设有练习生投票入口,以方便用户和粉丝为自己pick的偶像投票。练习生们要做的就是努力展现自己的优势与进步,以打动更多全民制作人的心。

这在一定程度上不仅加强了用户与粉丝的参与感,也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权利下放。这种做法带来的影响是直接的,不仅保留了原始观众,也促进了粉丝经济的巨大发酵。用户和粉丝除了自己参与其中外,还能自发地去安利,带动身边的朋友、家人,甚至是社交网络上的陌生人去为pick的练习生投票。

随着节目流量日益攀升,以及练习生们影响力的扩散,除了地铁站与公交站的广告牌上贴有练习生们的投票海报,甚至是在校园里也四处可见粉丝们为安利偶像而自制的拉票海报。毫无疑问,当粉丝掌握了偶像的命运、把持着绝对话语权后,一种新型的粉丝经济运营模式也应运而生。

“作为一名普通粉丝来说,坤音的爱豆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真实的可靠近的,大家都一样,吃着几块钱煎饼,骑着小黄车出门,只是选择的职业不同罢了。”这番“坤音女孩”的评价,道出粉丝经济下分析与偶像的羁绊:情感投射。“作为一名普通粉丝来说,坤音的爱豆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真实的可靠近的,大家都一样,吃着几块钱煎饼,骑着小黄车出门,只是选择的职业不同罢了。”这番“坤音女孩”的评价,道出粉丝经济下分析与偶像的羁绊:情感投射。

追星女孩们为练习生付出真情实感,熬夜爆肝地为pick的小哥哥加油、投票、拉票,以保证他们能圆梦出道。而巨大的粉丝效益,不仅促使练习生们人气一路蹿红,其各自背后的经纪公司也巧借了东风。

以坤音娱乐为例,虽然未出道,但“坤音四子”在参加节目前微博评论量平均是三位数,而随着知名度的打出,破千破万以不在话下。坤音娱乐也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新贵公司,一跃迈向A轮融资,估值超3亿元。

正如中国社科院社会科学评价中心主任荆林波曾说这般,“粉丝经济并不神秘,吸引消费者注意力,将其变为忠诚的顾客,并参与到产品或服务的销售、推广过程中,就是粉丝经济……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吸粉’方式简便、粉丝增长迅速、涉及领域宽泛、推广成本降低等现象是传统商业环境所没有的。”

“偶练9人男团”:

即使只存在18个月,那又怎样?

“练习生是,在残酷的世界里,做一个很可爱的梦。”

据艾瑞数据预测,2020年中国偶像市场总产业规模将达到1000亿元。在偶像市场尚处于蓝海之际,《偶像练习生》带来了一个不一样的男团。

纵观国内男团市场,本土养成的偶像男团目前仍然只有TFBOYS“能打”。在2004年时,偶像是相对比较好诞生的,或因样貌,或因艺能,一旦出现便能迅速得到大众的接受与认可。但随着时间的迁移,见证了十几年选秀历程的受众已不再是如今的主要的受众族群,18-22岁明确的年轻群体才是,但这群年轻人和原来大不一样。

以一种记录方式呈现给用户和粉丝的《偶像练习生》显然深谙其道,“这些练习生能不能引导人向上向前,反向决定了节目的内容形态,我们绝不是以舞台化来定义这件事情,而是以练习生的养成化来定义。”

《偶像练习生》节目总导演陈刚在此前接受娱乐独角兽采访时表示,项目筹备期共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去面试、挑选练习生,在这期间,既要考虑选手外形特点的存在、艺能培养空间,还要有自己核心的精神引导。虽然节目前期存在个别选手的不稳定,但经过层层筛选,节目给用户和粉丝看到的“一定能很明确地引导大家如何正确参与、看待练习生这个族群。”《偶像练习生》节目总导演陈刚在此前接受娱乐独角兽采访时表示,项目筹备期共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去面试、挑选练习生,在这期间,既要考虑选手外形特点的存在、艺能培养空间,还要有自己核心的精神引导。虽然节目前期存在个别选手的不稳定,但经过层层筛选,节目给用户和粉丝看到的“一定能很明确地引导大家如何正确参与、看待练习生这个族群。”

早期的“超女”、“快男”很明确是一个以舞台赛制为基础的选秀,但《偶像练习生》不同,它是一个练习生学习生存制度的环境。“练习生都有自己的生存和制度法则,越努力的人越有出道的可能性。”正如陈刚所说,《偶像练习生》把这个群体所存在的环境制度和生存制度变成了衡量练习生的一个标准,一个生存逻辑,而这恰恰正是这个行业本身存在的逻辑。

从87家公司1980位练习生,到31家公司的92位练习生和8位个人练习生,再到最后9人以男团形式出道。《偶像练习生》中的百名练习生来自“五湖四海”,有华谊兄弟(300027,股吧)、英皇娱乐等拥有相对成熟造星经验的公司,也有慈文传媒、香蕉娱乐等颇有实力的公司,还有觉醒东方、坤音娱乐等新锐公司。

最终,在全民制作人的投票下,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黄明昊(Justin)、林彦俊、朱正廷、王子异、王琳凯(小鬼)、尤长靖9人将组成全新偶像男团出道。爱奇艺副总裁、节目制片人姜滨曾像娱乐独角兽介绍,作为平台方的爱奇艺将会和金牌综艺制作人、经纪人葛福鸿共同成立一家新公司,以共享经纪约的形式一起负责“Nine Percent”男团为期18个月的运营。

“对于他们未来的设计是一定要有的。”据姜滨介绍,“Nine Percent”不仅不仅将得到独属于他们的应援团团名以及应援色,还会接受一系列的培训及活动,包括演唱会、粉丝见面会、专辑的制作与发行,以及爱奇艺特地会其打造的全新团综《百分之九少年》。而在18个月后,男团将自动解散,所有成员将回到他们原来的经济公司继续发展。“对于他们未来的设计是一定要有的。”据姜滨介绍,“Nine Percent”不仅不仅将得到独属于他们的应援团团名以及应援色,还会接受一系列的培训及活动,包括演唱会、粉丝见面会、专辑的制作与发行,以及爱奇艺特地会其打造的全新团综《百分之九少年》。而在18个月后,男团将自动解散,所有成员将回到他们原来的经济公司继续发展。

“不论未来怎样,我们都陪你走下去,星光不负赶路人,时光不负你”、“哥哥,我们一定会让你带着属于自己的荣耀过完这18个月再回家,所有的努力都不是白费的,我们就是你的万马千军”。看似短暂的18个月,但在用爱发电的粉丝心中却是个开始。

“我们干了业界没人干过的事。”《偶像练习生》的意义恰如陈刚所描绘,“努力和努力的精神状态,以及他们在练习生中存在的意义,这是我们更想做的,也更想推送的。”

(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阅读

  • 超市
  • 连锁
  • 物流
  • 购物
  • 商业地产
  • 商务培训
  • 商机考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