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商机考察 > 正文

药监局提速 新药审批驶入快车道

2018-05-08 11:45:43来源:

时代周报记者 姚佳莹 发自北京

组建将近一个月的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国家药监局”),在一款新药的审批中展现了它的速度。

4月29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公告,有条件批准用于预防宫颈癌的默沙东九价人乳头状瘤病毒疫苗(以下简称“九价宫颈癌疫苗”)上市。

从4月20日提出申请到批准,九价宫颈癌疫苗的审批过程只用了8天,其速度之快,史无前例。

“近三年来,药品审评审批改革取得显著成效,大批挤压文号被消除,临床急缺的创新药上市速度明显加快等。此次九价HPV快速获批,是其中的例证之一,原因包括药品审评审批人才的引进和逐渐与国际接轨的制度。”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中国药品监督管理研究会委员胡颖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宫颈癌疫苗漫漫上市路

相比于二价、四价宫颈癌疫苗在中国上市前经历的10年审批路,九价宫颈癌疫苗的获批堪称火箭式提速。

从2006年美国FDA批准了第一个用于预防HPV感染的疫苗后,宫颈癌疫苗在中国开始了近十年的上市历程。直到2016年7月18日,葛兰素史克的二价疫苗希瑞适才获得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的上市许可,成为首个进入中国内地的预防HPV感染疫苗。不到一年,2017年5月18日,默沙东的四价HPV疫苗佳达修也在内地获批上市。

而二价和四价疫苗在中国上市漫漫长路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国和WHO在HPV疫苗的终点指标事件评价上存在分歧。根据WHO的认定,以“抑制HPV持续感染”作为临床试验的替代终点指标来评估疫苗有效性,而根据原CFDA的规定,以“发生癌症或者出现宫颈上皮内2级以上瘤变”作为其临床试验终点。

转折点出现在2017年,10月8日发布的《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以下简称《创新意见》)。文件对接受境外临床数据作了规定:在境外多中心取得的临床试验数据,符合中国药品医疗器械注册相关要求的,可用于在中国申报注册申请;对在中国首次申请上市的药品医疗器械,注册申请人应提供是否存在人种差异的临床试验数据。

《创新意见》也被称为近年来医药行业力度最大的改革政策,对临床急需药品附带条件批准加快上市等方面,作出了有益的改动。

搭乘了新政春风,九价宫颈癌疫苗在中国迅度上市变得顺理成章:2017年11月获得临床批件;2018年4月20日,上市申请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受理,直至4月28日获批。

在新药审批审评中,速度和安全两端都不容忽视。“平衡两者关键是国家要加大高水平审评能力的投入,同时监管部门保持自主性,也就是说一是能力,二是自主性。”胡颖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审评审批制度改革加速

这场药品审评审批改革,并非一蹴而就。

“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在2017年12月31日的新年致辞中,原CFDA局长毕井泉这样评价过去一年食药监系统取得的成果。

CFDA的这场着力于解决痼疾的改革缘于2015年,当年8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又称为“44号文”),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改革自此拉开大幕。

业界亦普遍认为,这场自2015年开始的中国医药(600056,股吧)行业变革,比过去30年的总和还要多。

中国的新药管理审批于1985年进入法制化阶段,2002年在1999年首次提出加快新药审评的基础上又提出实行快速审批的规定,但药品的注册管理一直存在问题,尤其是因新药定义宽泛造成的诸如:工艺无实质改变的药品申报、仿制药重复出现、药品产业创新机制缺乏等问题突出。直到2007年方明确“新药是未曾在中国境内上市销售的药品”,对已上市的药品改变剂型等操作,不再按照新药管理,将新药中已有国家标准的药品改为“仿制药”。

尽管拥挤注册新药的情况不再,但创新弱、新药少、上市周期长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毕井泉在2017年的一次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2001-2016年美国批准上市433个新药,在中国上市的只有133个,而近十年在中国上市的29个典型新药,上市时间比欧美晚5-7年。

医药行业变革的真正迈进始于2015年,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开始试点,审评人员增加,药品审评中心和医疗器械审评中心纳入政府购买服务试点,逐步解决了药品注册申请积压的问题。2017年,被认为是CFDA发布监管政策文件数量最多的一年,仅5月11日和12日两天,CFDA便连发四文公开征求意见,四个以“鼓励”开头的文件剑指医药创新和审批提速。

新药上市难、耗时长的问题在2017年10月《创新意见》发布后得到明显改善。“长期以来,我国是仿制药大国,产业基础薄弱决定了药品审批能力不强,表现为专业人才短缺,与国际接轨不足等。”胡颖廉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他认为以2015年国务院44号文为标志,我国药品审评审批工作已经朝着适应新时代创新药强国的方向发展。

根据CFDA发布的《2017年度药品审评报告》,排队待审评的注册申请由2015年9月高峰时的近2.2万件降至4000件;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申请的审评审批平均用时约70个工作日,仅为法定时限的一半;新药临床试验申请首轮审评审批平均用时约为120个工作日,为法定时限的1.09倍,基本实现按法定时限审评审批。

其中一个典型的案例便是第三代肺癌靶向药奥希替尼(商品名为“泰瑞沙”)的提前上市,该药品原计划上市时间是2019年,但2017年3月24日,泰瑞沙即获批准,距离企业正式提交上市申请不到2个月。

医药改革再起航

在历经3年大刀阔斧的改革后,医药改革何去何从引人注目。

4月1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在原国家工商总局办公地址宣布正式组建,国家药监局同步挂牌组建,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直接管理。原CFDA局长毕井泉出任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党组书记,国家药监局局长由原CFDA副局长焦红担任。

新任国家药监局局长焦红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获硕士学位,1988年开始在武汉大学生物系任教。从1989年开始,原本意欲成微生物学家的她逐渐从科研向管理层面涉足。从其随后履历可得知,焦红长期从事食品药品监管工作,其在湖北省主管卫生、医药相关工作十年有余。

“我们的工作一定要抓规范,对国内和省内已经出台的符合实际工作的规范,就应该推广、落实。而对于某些地、市、州已经推行且已被证明是切实可行的模式,则需要我们对其进行提炼总结,然后向更大范围推广”,时任湖北省卫生厅厅长的焦红在2010年接受采访时表示。而当时,焦红的“三大模式”领跑湖北医改,其中,鄂州探索公立医院改革,武汉探索大医院托管社区,广水探索融合疾控和医疗体系。

“规范化”,从焦红2008年刚上任湖北省卫生厅厅长便有提及,她认为,行政管理不是当专家,应该强调规范的制定和出台、规范的落实和调整。“只有做到规范化,我们才能少犯错误、节约行政成本,提高队伍的整体能力和水平。”焦红曾表示。

2012年8月,焦红到中央工作,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2013年3月,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更名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当年4月起,焦红任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安全总监,分管医疗器械监管工作,曾出台、修订了大量规章、文件,规范行业发展。

今年5月3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医疗器械技术审评中心召开专题会议,国家药监局局长焦红主持会议。焦红指出,按照中办、国办《创新意见》,一系列改革措施陆续落地实施。

焦红强调,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改革工作已经驶入“快车道”。当前,药品监管部门要积极主动作为,加快改革步伐。

对于机构改革后的药品审评审批改革,胡颖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新一轮机构改革强调药品监管工作的特殊性与自主性,后续可以在协调好与卫生健康、医保等部门的基础上,保持政策延续性。”

相关阅读

  • 超市
  • 连锁
  • 物流
  • 购物
  • 商业地产
  • 商务培训
  • 商机考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