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商机考察 > 正文

住“院”15年 中意“有得玩”

2018-05-23 14:07:51来源:
住在广州市老人院的老人们正在做操。资料图广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摄住在广州市老人院的老人们正在做操。资料图广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摄

大洋网讯 5月的太阳已经颇具威力,但79岁的徐姨和谢叔仍喜欢在老人院的阳台上晒太阳、喝茶、听收音机、唱歌,虽然谢叔已戒掉了麻将,但徐姨仍然爱叫他“输记”,“因为他打麻将经常输呗!”徐姨说。

看着住进养老院的老人幸福地安享晚年,希望入住养老院养老的老人越来越多,对于不少老人来说,公办养老院价格优惠,服务有保障,是入住养老院的首选。

截至2017年底,广州市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161.85万人,占全市户籍人口18.03%。目前广州市有已建成运营的市、区级公办养老机构12家,床位3995张。同时,广州还有46家农村敬老院,床位超过5000张。

目前,广州市公办养老机构需轮候入住。这不是广州独有的现象。在全世界范围内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许多地方均采取了轮候的方式解决老人入住养老院的需求。广州有何措施来解决老人的需求?对于老人们而言,他们对养老院又有何看法和需求?

徐姨谢叔:养老院神仙眷侣曾最怕住养老院

在老人院,徐姨和谢叔是出了名的“神仙眷侣”,上午10时,两人正在慈心楼阳台上晒着太阳听收音机。去年8月1日,老两口住进广州市老人院,到现在快一年了。前不久刚过完79岁生日的徐姨率先打开了话匣子,“当初,他一直不想住进来呢!”

做了一辈子中学教师的徐姨跟丈夫谢叔都是20世纪60年代的大学生,1957年他们一起从广州六中毕业,谢叔去了华南理工大学,徐姨则去了武汉工学院。

退休后,两人在赤岗塔附近跟儿子一起住,帮带孙子。后来孙子长大了,徐姨看着很多同学都住进了养老院,就萌生了搬去养老院的想法,但谢叔始终不同意。在家人的追问下,谢叔吐露了心结,原来徐姨的母亲在世时住过一家养老院,谢叔曾去探望,看到老人院环境较差,对养老院印象不好。

住进养老院的想法暂时搁浅。但此后不久,谢叔意外生病让老两口最终决定搬进养老院。

徐姨、谢叔之前住的社区没有太多活动场所,谢叔就经常去社区麻将室打麻将。“负责看麻将台的人,一看不够人就打电话找他下来,他有求必应,有时候还经常去霸位。”徐姨说起谢叔略带责备。有一次因沉迷打麻将,谢叔心脏和血管出了问题,徐姨赶紧带他去医院,两人折腾了一上午。“年纪大了,身体不舒服上医院真的很麻烦,又不想有点不舒服就找孩子。”在自己和朋友共同劝说下,谢叔才勉强同意住养老院。

2016年下半年,徐姨网上申请了广州市老人院,网上登记、轮候了半年多,去年7月接到通知,经过体检评估,两人8月就入住了。

“我早就说,不是所有老人院都是那样的。”徐姨对住进老人院大半年的生活很满意,“这里环境很好,就像度假村。而且老人院里就有医院,身体不舒服,看病很方便,孩子们也很放心。”二老对老人院很满意,“比在家里舒服多了,在家还要买菜煮饭照顾别人,在这里却有人照顾。”

最让徐姨开心的是,老人院里有很多活动,让谢叔戒掉了“麻将瘾”。“之前一直以为住养老院孤独,没人管。”谢叔说,在养老院,老两口经常跟社工一起唱歌、跳舞、做操。徐姨说,中学时,两人都是校合唱队的,现在天天跟社工唱歌,仿佛回到了中学时代。

今年,徐姨和谢叔甚至留在老人院过了春节,“留下来认识的老人有20多个,院里的员工还给我们组织了一场晚会。”有一次,两人牵手在路上散步时,一个并不认识的老人上前说自己的老伴刚去世,看到他们两人真的很羡慕。徐姨感到,两个人老了还可以在一起,很幸福。

范姨:养老院安家近15年 这里开辟新天地

跟徐姨谢叔一样,89岁的范姨也把养老院当成了家。跟徐姨谢叔不同,有着72年党龄的范姨在广州市老人院已经住了近15个年头,是老人院的“老资历”了。

范姨是河北唐山人,但已经很难在她标准的普通话中发现唐山口音。幼年时她加入了儿童团,担任妇女主任,1949年前范姨参了军,从东北一路打到广州,就在广州安了家。1954年她转业到省接待委员会,后来又调到广交会工作,1985年退休。2004年5月10日,范姨住进广州市老人院。

范姨说,当时她的一个朋友搬到了这里,她就想着跟着一起来住。经过多次参观,范姨决定在这家老人院度过余生。

范姨住进养老院的过程跟她的性格一样,雷厉风行。2003年她提交入院申请,经过一年多轮候,2004年她顺利住进养老院。她来养老院交了费,办了入住,才打电话通知儿子。儿子被蒙在鼓里,大吃一惊。“那时候的观念是,老人住进老人院都是因为孩子不孝,所以我就没跟孩子说。”

范姨说,从2004年住进来,她一直都住在慈云楼的一个房间里,近15年都没有换过。“来的时候,广州市老人院只有慈云楼一栋楼有电梯,其他都是低矮的平房和2层的小楼,这些新楼都是后来建的。”像一个老人院发展的见证者,范姨指着窗外说。

范姨身体一直很健康,为什么要住进养老院?对此,她给出了理由:“第一,人老了都会生病,有病就要拖累孩子,为了不拖累孩子,我应该住进来;第二,虽然退休了,但也要继续奋斗啊,我要走进老人院,开辟新天地,为老人献余热!”

说到做到,范姨住进老人院不久,热爱跳舞的她就加入了老人院“老人艺术团”。范姨解释道,“这个艺术团是当时我选择这里的一个重要原因。”

后来她陆续做过艺术团“副团长”“艺术顾问”,带领老人们学习舞蹈、排练节目,积极参加老人院的老年大学。

范姨是出了名的“闲不住”,她告诉记者,自己最喜欢这里的地方就是“有得玩”,“养老不应该就让老人待在屋里,要让老人走出大门才行。”范姨说,自己跟其他老人相处都很愉快,觉得住在这里很舒服,回家反而不适应,孩子有孩子的生活习惯,他们晚上睡得晚、早上起得晚。而现在,范姨每天早上4时多就起床了,自己按摩做运动,锻炼身体。虽然已经到了89岁高龄,但范姨还是戴着有花边的帽子和简洁的项链,打扮时髦。对此,她振振有词:“爱美有利于健康!”

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数40张

广州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161.85万人,占全市户籍人口18.03%;全市养老机构床位6.2万张,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数40张。其中,已建成运营的市、区级公办养老机构12家,床位3995张,全部纳入轮候范围。

林伯:想进老人院还要等

公办养老院,特别是像广州市老人院这样的价格实惠、服务有保障的养老院,自然受到不少老人的青睐。能住进公办养老院自然是好,记者走访发现还有不少老人正在排队轮候等待入住。

家住在越秀区的林伯今年77岁,他告诉记者,自己年纪大了,最近身体也不太好,也想住进养老院。为此他做了一番考察,私立的养老院相对高的价格,让一向节俭的他放弃了。

“公办养老院价格实惠,比较适合我们这样的普通收入家庭。”林伯告诉记者,经过网上查资料和实地参观,他最心仪的公办养老院也是广州市老人院。

记者了解到,广州市老人院是全市最大的公办养老院,也是条件最好的,目前老人院有1200张床位,床位一直处于饱和状态。“想进市养老院是要排队的。”

跟林伯有着同样看法的老年人不在少数,59岁的张先生不久前刚刚为自己81岁的母亲办理了市区一家私营养老院的入住手续。为何不选择公立养老院?张先生回答说:“我母亲身体不太好,公立养老院床位就那么多,排队的人更多,不知道要排到什么时候。”张先生吸了一口烟,开玩笑地说,“我今年也快退休了,我准备一退休就申请。”

此外,有市民向记者反映,“公办养老院与市区距离远,交通都不怎么方便。要是爸妈住进去,想去看一眼,来回都得大半天。”

公办养老院申请轮候指南

1.明确申请条件

申请人必须符合60周岁及以上、具有本市户籍、无暴力倾向且精神状况稳定、无传染性疾病并且自愿入住的条件;其次,对于为本市作出重大贡献并在本市居住的失能老年人申请轮候入住公办养老机构的,可不受户籍限制;再次,由于公办养老机构床位有限且主要设置护理床位,重点面向失能或居家养老有困难的老年人。

2.前置评估

老年人申请轮候公办养老机构应接受前置评估,评定为“失能”的普通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