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商机考察 > 正文

住“院”15年 中意“有得玩”

2018-05-23 14:07:51来源:
住在广州市老人院的老人们正在做操。资料图广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摄住在广州市老人院的老人们正在做操。资料图广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摄

大洋网讯 5月的太阳已经颇具威力,但79岁的徐姨和谢叔仍喜欢在老人院的阳台上晒太阳、喝茶、听收音机、唱歌,虽然谢叔已戒掉了麻将,但徐姨仍然爱叫他“输记”,“因为他打麻将经常输呗!”徐姨说。

看着住进养老院的老人幸福地安享晚年,希望入住养老院养老的老人越来越多,对于不少老人来说,公办养老院价格优惠,服务有保障,是入住养老院的首选。

截至2017年底,广州市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161.85万人,占全市户籍人口18.03%。目前广州市有已建成运营的市、区级公办养老机构12家,床位3995张。同时,广州还有46家农村敬老院,床位超过5000张。

目前,广州市公办养老机构需轮候入住。这不是广州独有的现象。在全世界范围内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许多地方均采取了轮候的方式解决老人入住养老院的需求。广州有何措施来解决老人的需求?对于老人们而言,他们对养老院又有何看法和需求?

徐姨谢叔:养老院神仙眷侣曾最怕住养老院

在老人院,徐姨和谢叔是出了名的“神仙眷侣”,上午10时,两人正在慈心楼阳台上晒着太阳听收音机。去年8月1日,老两口住进广州市老人院,到现在快一年了。前不久刚过完79岁生日的徐姨率先打开了话匣子,“当初,他一直不想住进来呢!”

做了一辈子中学教师的徐姨跟丈夫谢叔都是20世纪60年代的大学生,1957年他们一起从广州六中毕业,谢叔去了华南理工大学,徐姨则去了武汉工学院。

退休后,两人在赤岗塔附近跟儿子一起住,帮带孙子。后来孙子长大了,徐姨看着很多同学都住进了养老院,就萌生了搬去养老院的想法,但谢叔始终不同意。在家人的追问下,谢叔吐露了心结,原来徐姨的母亲在世时住过一家养老院,谢叔曾去探望,看到老人院环境较差,对养老院印象不好。

住进养老院的想法暂时搁浅。但此后不久,谢叔意外生病让老两口最终决定搬进养老院。

徐姨、谢叔之前住的社区没有太多活动场所,谢叔就经常去社区麻将室打麻将。“负责看麻将台的人,一看不够人就打电话找他下来,他有求必应,有时候还经常去霸位。”徐姨说起谢叔略带责备。有一次因沉迷打麻将,谢叔心脏和血管出了问题,徐姨赶紧带他去医院,两人折腾了一上午。“年纪大了,身体不舒服上医院真的很麻烦,又不想有点不舒服就找孩子。”在自己和朋友共同劝说下,谢叔才勉强同意住养老院。

2016年下半年,徐姨网上申请了广州市老人院,网上登记、轮候了半年多,去年7月接到通知,经过体检评估,两人8月就入住了。

“我早就说,不是所有老人院都是那样的。”徐姨对住进老人院大半年的生活很满意,“这里环境很好,就像度假村。而且老人院里就有医院,身体不舒服,看病很方便,孩子们也很放心。”二老对老人院很满意,“比在家里舒服多了,在家还要买菜煮饭照顾别人,在这里却有人照顾。”

最让徐姨开心的是,老人院里有很多活动,让谢叔戒掉了“麻将瘾”。“之前一直以为住养老院孤独,没人管。”谢叔说,在养老院,老两口经常跟社工一起唱歌、跳舞、做操。徐姨说,中学时,两人都是校合唱队的,现在天天跟社工唱歌,仿佛回到了中学时代。

今年,徐姨和谢叔甚至留在老人院过了春节,“留下来认识的老人有20多个,院里的员工还给我们组织了一场晚会。”有一次,两人牵手在路上散步时,一个并不认识的老人上前说自己的老伴刚去世,看到他们两人真的很羡慕。徐姨感到,两个人老了还可以在一起,很幸福。

范姨:养老院安家近15年 这里开辟新天地

跟徐姨谢叔一样,89岁的范姨也把养老院当成了家。跟徐姨谢叔不同,有着72年党龄的范姨在广州市老人院已经住了近15个年头,是老人院的“老资历”了。

范姨是河北唐山人,但已经很难在她标准的普通话中发现唐山口音。幼年时她加入了儿童团,担任妇女主任,1949年前范姨参了军,从东北一路打到广州,就在广州安了家。1954年她转业到省接待委员会,后来又调到广交会工作,1985年退休。2004年5月10日,范姨住进广州市老人院。

范姨说,当时她的一个朋友搬到了这里,她就想着跟着一起来住。经过多次参观,范姨决定在这家老人院度过余生。

范姨住进养老院的过程跟她的性格一样,雷厉风行。2003年她提交入院申请,经过一年多轮候,2004年她顺利住进养老院。她来养老院交了费,办了入住,才打电话通知儿子。儿子被蒙在鼓里,大吃一惊。“那时候的观念是,老人住进老人院都是因为孩子不孝,所以我就没跟孩子说。”

范姨说,从2004年住进来,她一直都住在慈云楼的一个房间里,近15年都没有换过。“来的时候,广州市老人院只有慈云楼一栋楼有电梯,其他都是低矮的平房和2层的小楼,这些新楼都是后来建的。”像一个老人院发展的见证者,范姨指着窗外说。

范姨身体一直很健康,为什么要住进养老院?对此,她给出了理由:“第一,人老了都会生病,有病就要拖累孩子,为了不拖累孩子,我应该住进来;第二,虽然退休了,但也要继续奋斗啊,我要走进老人院,开辟新天地,为老人献余热!”

说到做到,范姨住进老人院不久,热爱跳舞的她就加入了老人院“老人艺术团”。范姨解释道,“这个艺术团是当时我选择这里的一个重要原因。”

后来她陆续做过艺术团“副团长”“艺术顾问”,带领老人们学习舞蹈、排练节目,积极参加老人院的老年大学。

范姨是出了名的“闲不住”,她告诉记者,自己最喜欢这里的地方就是“有得玩”,“养老不应该就让老人待在屋里,要让老人走出大门才行。”范姨说,自己跟其他老人相处都很愉快,觉得住在这里很舒服,回家反而不适应,孩子有孩子的生活习惯,他们晚上睡得晚、早上起得晚。而现在,范姨每天早上4时多就起床了,自己按摩做运动,锻炼身体。虽然已经到了89岁高龄,但范姨还是戴着有花边的帽子和简洁的项链,打扮时髦。对此,她振振有词:“爱美有利于健康!”

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数40张

广州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161.85万人,占全市户籍人口18.03%;全市养老机构床位6.2万张,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数40张。其中,已建成运营的市、区级公办养老机构12家,床位3995张,全部纳入轮候范围。

林伯:想进老人院还要等

公办养老院,特别是像广州市老人院这样的价格实惠、服务有保障的养老院,自然受到不少老人的青睐。能住进公办养老院自然是好,记者走访发现还有不少老人正在排队轮候等待入住。

家住在越秀区的林伯今年77岁,他告诉记者,自己年纪大了,最近身体也不太好,也想住进养老院。为此他做了一番考察,私立的养老院相对高的价格,让一向节俭的他放弃了。

“公办养老院价格实惠,比较适合我们这样的普通收入家庭。”林伯告诉记者,经过网上查资料和实地参观,他最心仪的公办养老院也是广州市老人院。

记者了解到,广州市老人院是全市最大的公办养老院,也是条件最好的,目前老人院有1200张床位,床位一直处于饱和状态。“想进市养老院是要排队的。”

跟林伯有着同样看法的老年人不在少数,59岁的张先生不久前刚刚为自己81岁的母亲办理了市区一家私营养老院的入住手续。为何不选择公立养老院?张先生回答说:“我母亲身体不太好,公立养老院床位就那么多,排队的人更多,不知道要排到什么时候。”张先生吸了一口烟,开玩笑地说,“我今年也快退休了,我准备一退休就申请。”

此外,有市民向记者反映,“公办养老院与市区距离远,交通都不怎么方便。要是爸妈住进去,想去看一眼,来回都得大半天。”

公办养老院申请轮候指南

1.明确申请条件

申请人必须符合60周岁及以上、具有本市户籍、无暴力倾向且精神状况稳定、无传染性疾病并且自愿入住的条件;其次,对于为本市作出重大贡献并在本市居住的失能老年人申请轮候入住公办养老机构的,可不受户籍限制;再次,由于公办养老机构床位有限且主要设置护理床位,重点面向失能或居家养老有困难的老年人。

2.前置评估

老年人申请轮候公办养老机构应接受前置评估,评定为“失能”的普通通道老年人,将先于本通道内的其他老年人轮候入住,充分保障失能老年人入住公办养老机构的需求。

3.轮候申请

申请人可从户籍所在(为本市做过重大贡献并在本市居住的非本市户籍老年人应到居住地所在)区级公办养老机构和市级公办养老机构选择不超过两个轮候志愿,其中市级公办养老机构不超过一个。

普通通道的本市户籍申请人还可以从户籍以外区选择不超过两个区级公办养老机构作为跨区轮候志愿。

4.通过初审,进入轮候

对于未按照规定接受资格核实,入住评估或办理入住手续的申请人,将视为无条件退出轮候。

对于申请人一年内累计三次出现上述情况的,将做一年内不得申请轮候本市公办养老机构的处理。

5.资格审查和能力评估

公办养老机构应在发布床位2天内按照轮候顺序通过电话、短信等方式通知申请人在5天内接受资格审核和入住评估。

不同意评估结果(申请人对资格核实结果有异议的),需现场提出,由公办养老机构协助向市老年人服务中心提出复核申请。市老年人服务中心委托有资质的第三方机构在收到复核申请后的5个工作日内联系申请人完成复核,并以此为最终结果。

6.入住床位或退出轮候

同意复评结果的申请人,可以入住床位。

不同意复评结果的申请人,结束轮候。

对策

全市养老床位与需求有差距 多措并举提升养老服务能力

近年来,广州大力推进养老机构建设,2011年到2017年,全市养老机构床位从2.8万张增加到6.2万张,增长120%,其中2015年新增床位首次达到1万张,2016年新增床位6000张,2017年新增床位3000张;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数从24张增至40张,增长66%,提前实现国务院提出的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35~40张的目标。

这与满足广州市老龄人口的需要仍有一定距离。目前广州市有已建成运营的市、区级公办养老机构12家,床位3995张,全部纳入轮候范围。记者在“广州市公办养老机构入住评估轮候网上办事平台”了解到,公办养老院中最受青睐的是广州市老人院、黄埔区福利院、海珠区社会福利院等;而广州市白云区社会福利服务中心、黄埔区萝岗福利院和从化区敬老院等尚有空床,无须等待。

根据公办养老床位轮候制度设定,每个参与轮候的老人可以选择两个志愿——一家市一级公办养老院,即广州市老人院;一家户籍所在地的区一级公办养老院。这直接导致了市级公办养老院排队人数较多。目前广州已建成“广州市公办养老机构入住评估轮候网上办事平台”,及时向社会公开各公办养老院入住及轮候情况。虽然入住热门公办养老院需要等,但这是目前最为公平的方式。在许多发达国家,由于资源有限,无论入住公立老年公寓或养老院,也均需按条件申请,排队轮候。

目前广州市老人院的1200张床位一直处于饱和状态,想入住须经过轮候、评估、体检等一系列手续,虽然确实会出现“排队”的现象,但并不存在所谓的“轮候好几年”的情况。

广州市老人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办养老院主要是发挥对困难老人的兜底作用,在轮候政策方面,对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的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无赡养老人和扶养人,或者赡养人和扶养人确无赡养能力或者扶养能力的老人,轮候机构可以开通绿色通道,优先安排入住。目前这样的“三无老人”占到了住院老人的一半左右,而且轮候时间也是最短的。

其他轮候人员中有不少老人也申请了所在区的养老院;有的是家人为老人报了名,老人并不想住进来;还有老人轮候到时,还没做好入住准备等情况。所以“其实真实的轮候人数,并不像数字那么庞大。”

对策1:扩建加建养老院新增约1万个床位

为解决公办养老院床位紧张的情况,市民政局正在推动新建养老院及养老院扩建工程。目前,广州市第二老人院、广州市天河区第一老人院、广州市海珠区老人公寓以及广州市增城区养老院4所新的公办养老院正抓紧建设中。

广州市第二老人院位于萝岗九龙镇镇龙村,总用地面积22.2191万平方米,总设计床位数3800张,分两期建设。目前第一期已建成1800床位,目前已经封顶,正在进行内部装修。

广州市天河区第一老人院位于天河区大观中路大观街以北,是天河区首家公办养老院,以收养“三无”老人和低收入的高龄、独居、失能失智等困难老人为主,总建筑面积7.59万平方米,设置老人床位1500张。

广州市海珠区老人公寓位于海珠区海联路168号,建成后将有650张床位,总建筑面积达19790.2平方米。

增城区养老院项目选址增江街东部、蕉石岭森林公园南面,设置床位1000张,其中临终关怀床位100张,半护理床位300张,全护理床位300张,自理床位300张。

此外,广州市老人院等机构也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在现有养老院基础上,进行扩建。市民政部门拟在老院区旁边易地扩建广州市老人院。据悉,扩建工程一期项目拟建床位1000张。

此外,广州市民政局正在推进越秀区、海珠区、白云区、黄埔区、番禺区、增城区公办养老机构扩建项目,根据计划,广州市新建、扩建的养老院一共将新增约1万个床位。

对策2:充分发挥公办养老院兜底保障功能

为有效解决养老床位需求问题,目前市民政部门正在着力发挥公办养老院的兜底保障功能。

市民政部门要求各区进一步加强公办养老机构的入住评估轮候工作,要根据《广州市特殊困难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资助办法》要求,特殊保障对象、优先轮候对象轮候3个月仍未能入住市、区级公办养老机构(含在建机构)的,区民政局要选定定点养老机构帮助选择入住。各公办养老机构要努力提升基础服务,重点建设服务失能、半失能老人的护理型床位,逐步将护理型床位占比提高至80%以上。

同时出台《广州市老年人照顾需求等级评定规范》,推动制定养老机构服务评估、服务价格、服务项目和管理等系列标准,组织开展标准化培训,建立全市统一的评估标准,进一步做好服务对象入院评估、持续评估工作,科学评估服务对象身体能力和服务需求,并根据评估结果提供专业服务。

此外,广州市民政部门注重公办养老院拓展个性化服务,鼓励公办养老机构为满足老人不同层次的服务需求,或应入住老人或者其家属(代理人)的要求,提供科学合理的个性化选择性养老服务项目。选择性养老服务收费项目、收费标准由养老机构根据服务内容、服务成本制定,向社会公示后执行。

对策3:引入社会力量扶持民办养老机构

目前,广州正以老年人服务需求为导向加快推进养老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放开市场准入,培育市场主体,完善价格机制,不断激发社会活力。

2017年,广州市民政部门修订实施《广州市民办养老机构资助办法》,对民办养老机构给予新增床位、护理、医养结合、等级评定等补贴,规定政府投资兴建并委托社会力量经营管理的养老机构,享受除新增床位补贴以外的护理补贴、医养结合补贴和机构延伸服务补贴,2009年~2017年共投入4.5亿元资助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督促和鼓励民办养老机构不断提升服务水平,拓展服务内容,延伸服务半径。

2017年,全省养老机构星级评定中,全市有20间养老机构被省民政厅评为三星级及以上机构,全省19家五星级养老机构中,广州有9家,占47%,其中公办养老机构2家,民办养老机构7家。广州还积极开展社区嵌入式养老院的民办机构,受到老年人的追捧,一些民办养老院也出现床位紧张的现象。

今年还有两家中外合资的养老机构相继营业,为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提供了更多的选择。目前社会力量已成为广州提供养老服务的主体,全市养老机构床位中,民办养老机构提供的床位已占74%。

下一步,广州市将进一步推进养老机构社会化发展,深化公办养老机构改革,扶持民办养老机构发展,加强与法国等发达国家跨境养老服务合作,加强养老护理人员、管理人才培养培训,不断满足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

统筹/广报全媒体记者吴多

文/广报全媒体记者贾政

相关阅读

  • 超市
  • 连锁
  • 物流
  • 购物
  • 商业地产
  • 商务培训
  • 商机考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