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商机考察 > 正文

贱卖求生 国产咖啡豆压力山大

2018-06-11 14:25:03来源:

一杯咖啡30元的好行情并没有延续到咖啡产区。在云南,这个价格能买到两公斤的咖啡生豆。当部分咖农不堪重负,转身种芒果的同时,也有少部分人将目光转向了精品咖啡的种植和生产。只是,精品咖啡于云南、与国产都还是个“少数派”。

旧疾爆发

这个夏天,比天气更热的,当数咖啡。一方面,小蓝杯和星巴克大打出手,“围殴”星巴克的言论也时有发生;另一方面,快消企业们纷纷推出了自家的咖啡饮料。

然而,这种热度,并没有延续到咖啡产业链的上游——我国最大的咖啡产区云南。更糟糕的是,那里,部分咖农已陷入了亏损的窘境。

5月末,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以下简称:咖啡协会)就是在这样的大势下,站出来呼吁,他们希望国内的瑞幸咖啡、连咖啡等企业能参与到云南咖啡采购中,每采购一杯云南咖啡,就能帮助云南咖农获利0.3元。

按咖啡协会披露的信息,在2017—2018咖啡采收季,云南咖啡受国际咖啡期货价格低迷的影响,生豆价格基本徘徊在每千克13—15元,直逼农民种植咖啡的成本价,部分农民出现亏损。

事实上,采购价与成本价倒挂并不鲜见。

“早就倒挂了,10年前。只是2011年前后来了一波云南咖啡热,就像现在"互联网+"这种风口似的,有点类似现在的IP、名人效应。星巴克入滇,加之普洱茶成功的经验,大家都想套用在咖啡上……当然,结果就是没结果。”自称懂点农业、喜欢咖啡的张一士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

作为云南人,张一士早年也曾有过拿点自留地自己搞咖啡研发的想法,可因全世界到处跑的阅历,让他见识了太多好咖啡,也见识了云南咖农更“真实”的一面,于是选择放弃。

在他看来,云南很多地区的咖啡种植都太过粗放。用相对落后的机器将咖啡豆脱壳后,用麻袋一装,就等着咖啡厂来收了,“咖啡豆是在麻袋里发酵的……”

彼时,他被某县某乡请去做咖啡种植培训,结果到最后变成了早晚要刷牙,牲畜离生活特别是取水地远一些……另外,对咖啡并没有太多“感情”的咖农们,种植咖啡的积极性并不是很高,如果不赚钱,他们很快就改种别的了。

“商业豆(品种:阿拉比卡)价格创下了历史新低,处理商业豆的咖农日子很难过,很多咖农把商业豆囤积起来,等着涨价再销售。在云南潞江坝,很多海拔800—1000米的地块,更多的咖农改行做果农,改种芒果树。”这是北欧青蛙咖啡(以下简称:北欧青蛙)团队今年4月在云南咖啡产地的见闻。

这个在北京专业从事咖啡杯测、烘焙,致力于培养优秀的杯测师和烘焙师的机构,对云南的咖啡豆已经执着了5年。

“云南的商业豆大部分会以期货或者略低于期货的价格出售,这种密集种植的、低品质的咖啡豆在云南占绝大多数。”捌比特咖啡创始人阚欧礼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

而咖啡作为全球仅次于石油的第二大大宗商品(纽约期货交易所-阿拉比卡;伦敦期货交易所-罗布斯塔),它在单一粮食类目和饮品类目中,占全球第一。糟糕的是,三年来,阿拉比卡种咖啡期货价格持续走低,而人工成本在逐年增加,非品牌类原料咖啡豆生存力堪忧。

阚欧礼称,在埃塞俄比亚,所有咖啡树都是野生的,不需要人工干预,到季节采收就可以,一个人一天的工费也就人民币10元左右。可在云南,一个人一天的工费150元都没

相关阅读

  • 超市
  • 连锁
  • 物流
  • 购物
  • 商业地产
  • 商务培训
  • 商机考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