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 正文

自动驾驶新星景驰的“宫斗门”

2018-09-19 14:25:00来源:

u=1819453238,1151635835&fm=11&gp=0

作为当下的风口产业,自动驾驶如今成为各车企和资本趋之若鹜的产业。然而,有的企业却因在发展的关键期深陷内斗难以自拔。9月14日,据消息人士透露,受景驰科技联合创始人潘思宁举报及诉讼的相关影响,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名下的上亿元已被银行冻结,这笔资金将会依据工商局或法律程序的进展做进一步处理。尽管上述消息景驰方面予以否认,但根基维稳,内忧骤起,无论是7月关于潘思宁法人身份的界定,还是如今对企业名称的使用纠纷,都让景驰的未来令人担忧。

内乱一波三折

在资金被冻结的传闻流出仅4个小时后,景驰科技官方就回应称,网络上流传关于景驰科技诉讼案及相关资金冻结的所谓最新进展,误导公众。北京海淀法院对相关诉讼案仍在审理当中,未有做出任何判决,一切应以法院的最终生效判决为准。景驰科技运营一切正常。

当天晚上,潘思宁又通过社交媒体回应称,她在提出相关诉讼后,因景驰科技拒收传票,导致开庭时间被迫延后。

就此次诉讼的最新进展,北京商报记者联系景驰公关部门,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对方回复。

据了解,潘思宁是景驰科技联合创始人及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景驰出于VIE架构在北京成立的公司。

记者查询工商登记信息后发现,6月28日,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信息从潘思宁变更为吕庆。景驰在国内注册的北京景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广州景驰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景琪科技有限公司及广州景琪科技有限公司四家主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均已变更为吕庆和韩旭。

7月7日,潘思宁对外发布声明称,景驰CFO吕庆未经她同意就质押她的股权,近期又伪造她的个人签名,将北京景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变更为吕庆。

7月8日,景驰科技曾以景驰科技董事会名义发布声明称,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股东会已经按照法律和公司章程的规定罢免了潘某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职务。

随后,潘思宁再发声明称,根据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景驰科技有限公司的章程的规定,公司不设董事会,设执行董事一人,执行董事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本人是公司合法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希望使用‘景驰科技董事会’发表声明的人,以实名来回应我的声明。

8月9日,潘思宁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了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的鉴定结论,显示上述工商变更登记信息中的潘思宁签名、指印均系伪造。

8月23日,法定代表人为潘思宁的景驰科技有限公司又以侵犯企业名称权为由,将广州景驰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韩旭、吕庆诉至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已立案审理。

辉煌下的纷争

资料显示,2017年4月,景驰科技成立于美国硅谷。当年12月,景驰宣布全球总部入驻广州。自成立以来,景驰科技一直主攻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十分迅速,是业内的明星企业。

2017年5月,景驰宣布完成首次封闭道路无人驾驶路测;6月18日,景驰获得加州路测牌照;6月24日,景驰完成首次开放道路无人驾驶路测;9月8日,景驰在硅谷高峰时段完成通勤路测。同月,景驰获得5200万美元Pre-A轮融资。

值得关注的是,景驰成立之初的迅猛发展,一直与背后的创始人团队密切相关。作为景驰科技原CEO,王劲曾一手搭建起百度无人驾驶事业部,并于2015年喊出三年商用,五年量产,十年改变出行方式的口号。

此外,韩旭则曾是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首席科学家,杨庆雄曾出任滴滴出行无人车高级总监,潘思宁则是原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产品总监,这些创始人均在出行领域或自动驾驶领域深耕多年。

在飞速发展的同时,景驰还不忘提出一系列雄心勃勃的计划。根据规划,景驰将在2020年于中国实现规模化无人驾驶运营的计划,并同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广州开发区金融控股集团和其他知名基金,围绕景驰打造100亿元的产业基金,投资无人驾驶上下游产业及人工智能项目等。景驰相关负责人表示,景驰目前已经有130多个员工,而且今年年底,人员预计会增加到300人,比原计划还要多出100多人。

虽然在创立初期,景驰就做出了令业内同行赞叹的成绩,但好景不长。2017年12月,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王劲和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成为中国自动驾驶第一案。

百度的诉讼理由包括,王劲违犯竞业限制约定招揽百度员工,在职期间注册与百度有直接竞争新公司,离职前未返还存有重要商业机密的电脑等物品。

这一案件给正在快速成长的景驰带来不小的打击。随后,在与景驰董事会的斡旋中,王劲落于下风,被迫出走。2018年3月,景驰加入百度阿波罗平台。以舍掉王劲为代价,景驰最终换来了与百度的和解。

融资决定前景

创立之时,景驰科技曾有六位联合创始人。如今,前CEO王劲已于2018年初退出,随后,技术副总裁杨庆雄也退出创立了一家为物流行业提供无人驾驶解决方案的公司。景驰多位技术骨干相继出走,其他联合创始人则不断陷于当下的公司控制权之争。

事实上,除了高管流失和法律纠纷等内部问题,景驰所面临的外部挑战正越来越凸显,解决起来也并非易事。

目前,国内自动驾驶领域的竞争正变得白热化。其中,百度Apollo和小鹏汽车计划在2020年推出L3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奇瑞争取在2019年底和2020年完成功能开发,实现L3级自动驾驶汽车量产;广汽新能源将在2019年推出L3级自动驾驶量产车型,并实现L4级产品的示范运行;长安汽车旗下CS55将在9月底即实现L2级自动驾驶。

虽然竞争激烈,但自动驾驶技术却很难在短期内获得大量营收。清华大学智能网联汽车与交通研究中心主任李克强教授指出,目前很多企业的自动驾驶测试都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L3在美国和中国现行的法律框架下只能在道路上测试,真正加以使用还有待时日。

对于景驰的融资情况和如何盈利的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景驰公关部,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得对方回复。

由于自动驾驶技术短期内很难产出规模化的经济效益。因此,对这种景驰主攻自动驾驶技术的新创企业来说,融资对公司的发展就是至关重要的。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景驰这种初创型的科技类企业,由于目前没有什么业务能获得稳定的营收,如果再因为高层内斗和法律纠纷导致公司在融资方面出现困难,将会对公司的发展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甚至威胁到公司的生存。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内斗不断发生,景驰的融资前景并不明朗。今年3月,景驰科技运营副总裁张力曾透露,公司A轮融资正在进行中,计划融1-2亿美元,然而截至目前,新一轮的融资计划也未有落地的迹象。 北京商报记者 蓝朝晖 濮振宇

相关阅读

  • 超市
  • 连锁
  • 物流
  • 购物
  • 商业地产
  • 商务培训
  • 商机考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