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 正文

止步生鲜 全时生活多店“异常”

2018-09-26 14:48:00来源:

微信图片_20180926000314

尽管关于全时便利店资金链紧张的传言尚未证实,但其姊妹品牌全时生活却先出现多店连关。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全时生活在天通苑、宋家庄、百子湾等多处开业没多久的门店或闭店或调改,均处于非正常营业状态。作为与全时便利店同属复华商业旗下的品牌,全时生活定位办公场景,曾计划2018年在北京新开30家门店。

多店异常

抢风口容易,守住难。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开业不足半年,搭载餐饮业态的全时生活生鲜超市多家门店已经闭店。而就在几个月前,新零售风口下,全时生活部分门店才刚刚完成迭代升级,在原有生鲜、食品饮料等商品销售区域以外,增加了爱炉火锅、D5牛排、真真小吃等多个餐饮档口和堂食餐饮区。

贴近社区的新零售尝试显然并未能为全时生活续命。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全时生活宋庄店门店内外招牌还是原样,但货架和商品已经不见,门店里只剩建筑垃圾。零售尝试显然并未能为全时生活续命。

据悉,全时生活与全时便利店以及新零售超市地球港、真真小吃等餐饮品牌均为复华商业旗下产业。全时集团相关负责人曾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全时生活为全时便利店姊妹品牌,根据定位,全时便利店的选址主要侧重商务区,社区场景则会主要布局全时生活业态。记者今年5月曾从全时方面获悉,全时生活2018年计划在北京开30家新店。

或成弃子

今年5月,全时集团还与北京市农业局农产品产销办签约合作,全时集团旗下全时便利店、全时生活门店内将销售以北京优农为统一品牌形象的蔬菜、水果等农产品。

不过,面对全时生活的闭店现状,全时集团内部却要撇清关系。据全时集团内部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全时生活已经于今年上半年从全时集团剥离,目前双方没有什么关系,全时生活的业务现在已经并入地球港。而地球港相关负责人则向记者表示,全时生活与地球港的业务范畴和方向都不一样,所以均属于独立运营,没有关联。唯一能确认的是,目前,全时便利店、全时生活、地球港都还归属于复华商业。

生鲜超市业态虽然备受欢迎,但前期投入成本较高,一旦资金出现问题,便是最烫手的山芋。由于对资金依赖度较高,全时便利店的日子似乎也过得不是那么顺利。据部分全时供应商透露,由于近期全时给供应商的回款一直不及时,他们已建立供应商沟通群集体索要账款。另据一位不愿具名的北京便利店业内人士透露,全时背后的投资出了问题,部分员工的工资已有两个月停发,不过目前集团正在力保全时便利店业务。对于外界传言的资金链紧张问题,全时内部相关人士则表示不方便回答。

生鲜难做

生鲜商品对于社区居民来说本是刚需,社区生鲜店也一度成为投资风口,搭载了堂食餐饮、生鲜零售等热点的全时生活却突然把门店都关了。除了资金因素外,也有生鲜生意确实难做的原因。

生鲜传奇总经理沈华烽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生鲜门店背后的采购、物流等方面的支撑成本很高,当门店数量很少时,很难覆盖后端的供应链、物流成本,只有当门店数量达到一定规模后,才有机会出现盈利增长点。

纵观目前市场上社区生鲜店的入局者,永辉生活、京捷生鲜等,背后都是永辉超市、京客隆等有供应链基础的传统零售商。即使是这样也仍避免不了高额亏损。据永辉超市财报显示,孵化永辉生活与超级物种的永辉云创公司在2017年亏损高达2.27亿元,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则进一步扩大至3.89亿元。

由于生鲜商品本身具有高损耗特点,这需要门店具有很强的商品管控能力,既要及时调整动销最快的SKU,又能以最实惠的价格呈现给消费者。而全时便利店与全时生活生鲜超市的商品重叠度较低,全时生活在生鲜供应链方面几乎等于要从零建起。另外,在一些相对成熟的社区内,生鲜业态竞争也比较激烈,除了开了很多年的夫妻店外,还有各种新零售业态以及生鲜电商的O2O服务可以选择。以全时生活百子湾店为例,其周边2公里内的生鲜专业店就有6家,并且周边还有物美、永辉、家乐福等大卖场。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认为,目前社区里不少生鲜店都是粗放经营的夫妻店占主流,这为品牌化、连锁化的社区生鲜店提供了发展空间。不过,要做好生鲜店也面临更多挑战,消费者对于生鲜商品的选择标准一般就是新鲜、便宜,这背后需要基地、供应链、物流配送等一系列支撑,这些系统性的基础工作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北京商报记者 王晓然 徐天悦 实习记者 郭缤璐

相关阅读

  • 超市
  • 连锁
  • 物流
  • 购物
  • 商业地产
  • 商务培训
  • 商机考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