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 正文

疫区内外,全民抢菜

2020-02-14 10:36:00来源:

新冠肺炎疫情信息,持续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围城中的武汉人,除了关心每日新增疑似病例,还有另一件颇为迫切的事需要关心:疫情影响之下,该如何安全地买菜?

何止武汉一地。鼠年春节渐渐远去,全国不少人家中囤的菜已经空了。

疫区,运力不足

尽管每次消耗不多,2月5日,家住武汉市青山区的苏明家里的菜还是吃完了,最重要的是米和面也没了。一大早,她戴上口罩、护目镜,穿上透明雨衣,准备前往附近超市。5岁的女儿好奇地看着妈妈的装扮,外婆给留了一张影。

此前苏明已在群中多方打听,得知附近群星城超市目前人少。掐好时间,她终于出门了。“东西又贵又少”,米也涨价了。此次购物她花费近千元,买齐了预估一周的储备。回到家她赶紧鞋面消毒,卸下“装备”,洗头洗澡。问及为何不在网上买菜,她的回答是,“试了美团,抢不到”。

海克财经采访发现,和苏明一样,大多数武汉市民目前会选择去附近或小区内的超市买菜购物。谁都不愿冒风险排长队,但如果没有获得捐赠蔬菜,APP上又总抢不到,去超市购物依然是许多居民的首选。

据家住光谷一带的李念介绍,今年过年本来准备去公婆家“蹭饭”,年货备得不多,哪知疫情忽然来临,她和老公、孩子只得留守家中,至今已去过三回超市了。最初她去了家附近的中百(武汉本地大型商超连锁)采购,但看到称青菜处排的长队感觉“心里有点慌”,丢下选购好的一大袋蔬菜,直接去收银台结账了。

此后几次李念没再去超市,只在小区里的一家商店买菜。店主本不卖菜,是这次疫情爆发后才开始代卖一点。“虽然菜不多,但感到很安全,”李念对海克财经说,至于为何没有用过线上买菜工具,她的回答是,“家住郊区,配送不到”。

住中建康城的刘晴开始时也去家附近的沃尔玛购物,让她印象深刻的是价格普遍涨了几块钱。第一次去时,她发现菜品所剩无几,和李念一样,挑了些生活用品她就匆匆离开,后来在小区附近小摊上买到了所需蔬菜。2月10日,刘晴收到一条通知,说小区获赠了一批四川运来的蔬菜。

超市主买青菜和肉类,线上买水果、生活物品作为补充,是不少武汉人的选择。

李晓华住在武大校园内一栋居民楼里,疫情形势严峻,武大校园早早就全封闭了。她选择在校园小超市买些青菜,肉类叫朋友帮忙从校外买了递过来,她还在美团上买了些水果。“美团上有些店的肉太贵了,”她说。同时她也表示,自己在京东买的米和面暂时没到货。

家住荷叶山小区的李燕,同样在京东超市买了米和油,然后一直在等到货信息。她养了四只猫,自己吃的东西可以在附近超市解决,但猫粮猫砂就只能靠电商了。她每天都会打开手机看看动静。“如果再过几天没进展,就要参加猫友群团购了,”她在电话中对海克财经说。欣喜的是,下单5天后,她的快递到了。而上一次,她等了7天左右。

电商为辅,拼团凶猛

家住汉口的王彩霞告诉海克财经,美团、饿了么、多点这些APP,她2月1号左右都试过,但“要么不配送,要不根本抢不到。”之前用过的有效APP是盒马,小区志愿者成功用它团购了一批菜送了过来。之后她家吃的蔬菜主要是外省爱心捐赠的,这十来天还没去过超市。

据了解,在“京东到家”和美团上,武汉的超市门店多在“休息中”,少量商家开业,多为卖水果、鲜花的商铺和药房类;多点APP上的中百超市虽仍在营业,但可售品类较少,不少物资售罄。

曾在2019年年底宣布融资失败的武汉生鲜电商吉及鲜,于2月1日在公众号发布通知称“开始复工”,策略几经调整,目前状态是发起了社区团购,满1000元起送。每日优鲜于2月5日即宣布湖北地区暂时停业。由于家附近5公里内有个盒马鲜生,家住洪山区的张悦2月12日打算在盒马APP上买些东西,但尝试多次还是只收到了快递小哥运力不足的提示。

显然,在疫区,“手机买菜”因种种原因尚未普及。除了超市和生鲜电商平台,菜商群主自组织的社区拼团也是较普遍的买菜方式。

家住武昌区大华小区的刘菲告诉海克财经,自己加了好几个周边小区的抢菜群,最后选择蹲守一个。该群只有刘菲所在的小区和对面小区的居民,两小区一街之隔,群主送菜效率高。

组织送菜的是附近菜场的一位老板,刘菲说自己加入时只有50多人,现在已经265人了。群主每天会在群里公布当日菜价,大家自行接龙,老板自己送货,次日达。由于群友对肉类需求大,老板于2月10日增加了肉类供应,据称为他供货的是以前市场的朋友,他还一并在群里贴了两张肉类检验合格证明。

刘菲说群里菜价其实不便宜,之前藕是7块一斤,几天后涨到8块,“其他菜也贵”,但由于方便、安全,多天来,她还是选择在此买菜。据她介绍,群里已经有人在问哪里可以团购到面粉了。

刘菲加入的武汉某小区拼菜群

在武汉,类似这样的拼菜群不少,为拣货方便,有些商家还在群中自行推出25斤100元的“蔬菜组合包”,或5斤200元的量贩瘦肉。同时,志愿者业主和商家单独联系,之后自行在群内接龙、购买的拼购团也不在少数,拼购商品也从最初的蔬菜、米面延伸到了油盐、酒精等生活及消毒用品。

但这并非普遍现象。刘晴就表示,自己小区从没组织过这种活动,也没收到过赠菜,都是业主自行出门解决。

家住南湖的老王是幸运的,他表示至今已领了两回“爱心菜”,一次是业委会赠送的,一次是志愿者业主联系领取的。

2月7日当晚7点半,老王收到通知,10-15号可以下楼领菜了,13号正是他的号码。为加强防护,除了戴口罩外,老王还戴上了平时骑车用的头盔,穿上雨衣,进入了空无一人的电梯间。

很快来到领取处,现场有5位志愿者在分配工作,都隔得很远,也没人说话,“第一次看见平时干净的地面摆了一地的花菜”,花菜都是两个一颗打包好,由志愿者组织车辆从光谷领回的。

2月9日,一篇题为《线上买菜攻略来了,武汉市民请查收》的文章在当地人的朋友圈疯转。它似乎是在宣告,再重新试试你手机里的买菜APP吧,它们可能“复活”了。

而在武汉之外的湖北其他地区,买菜这件事看起来则不那么令人担惊受怕。

住在湖北孝感市某镇上的张雨婷说,家人一般是去镇上买点小菜,同时自家菜园也有些菜。另外据她观察,孝感很多小区物业或社区都有集中帮业主买菜的,有些菜商也会直接在群里卖菜。唯一让她有点担心的是孩子的尿不湿有点紧缺,镇上品种少。

家在恩施的朱洁也表示,现在是由社区统计好每户3天的买菜需求,买好送到家。她有些家在农村的朋友,家里菜也是吃不完的。

疫区之外,紧急应对

相比疫区人民的多种自助买菜方式,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市民似乎更频繁使用“手机买菜”。

2月8日,李静搭上东北老乡的顺风车返回了北京。她此前一直租住在朝阳区慈云寺桥附近,离开太久,走之前也没囤任何物资,回京后她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怎么买菜。她最近用过几次每日优鲜,一般都是早上8点前在上面下单,最近一次下的单是下午3点多到的货。据她观察,商品价格变化不大,种类也还可以,唯一就是速冻食品有些化了。

买菜的问题解决了,现在最让李静烦恼的是室友,“是个男生,总爱往外面跑,每天都要去物美买菜”。看来,在北京合租的年轻人该如何合作买菜,也是个问题。

近日,由不知哪位网友制作的北京APP抢菜指南在网上热传,更有甚者,它标注了最佳抢菜时间及技巧,引得许多平时只去菜场的大爷大妈也下载了一堆这类APP,蹲点抢菜。

为躲疫情,在省会城市昆明的刘楠一家也足不出户了,虽然小区里就有一家超市,但最近几次买菜都是在网上的沃尔玛小程序里进行。没有自己去超市买的新鲜,种类少,一般会晚四五个小时,但她表示,“特殊时期可以接受”。由于小区禁止外来人员进入,配送时快递员会在大门口将货品递送给她。

频繁在手机上买菜的还有上海的小张,目前买菜方式是两种,超市和线上的美团、叮咚买菜。超市是一周去一次,线上买菜作为补充。菜品一般两小时左右到达,也需要自己去小区门口拿。他对海克财经说,在这之前,他从未在手机上买过菜。

类似刘楠、小张这类消费者,或许正是生鲜电商主要想抓住的新客户。自疫情爆发以来,度过短暂的“运力极度不足”时期后,各大生鲜平台已推出不少措施,旨在恢复运力,保障供应。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生鲜平台电商大考,它考验的是疫情之前频频“爆雷”、备受质疑的平台此刻在供应链、调度、配送等各方面的能力。

一组公开数据显示,春节期间,美团买菜北京地区日均订单量为节前2到3倍;京东生鲜配送到家的业务相对节前环比增长370%;叮咚买菜大年三十订单量较上月增长超300%;每日优鲜从除夕到大年初八实收交易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50%。

大涨的数据背后是人们对出门买菜的惶恐。

能够看到,各大买菜APP,在疫情爆发后已纷纷作出反应,拿出了紧急应对方案。

据公开报道,每日优鲜于1月22日成立了疫情响应专项小组,紧急调配了内蒙、云南、山东、北京等多个蔬菜产地的货源,采购人员负责协调生产和发货,并表示将于近日把蔬菜供应由1500吨提高到2000吨。

盒马鲜生则因一项“员工共享计划”引发社会关注。阿里巴巴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2月7日在做客今日头条财经频道《零售战“疫”》微访谈时表示,疫情期间蔬菜和农产品供应是充足的,但前段时间出现抢购现象,高峰期实现了一天补货7-8次。由于需求激增,目前各岗位配送人员压力很大。和西贝等企业的“共享员工”计划应运而生之后,2月10日,盒马发消息称已有各企业员工1800余人在盒马正式上岗,合作企业已达到32家。

继盒马鲜生率先提出共享员工计划之后,美团、叮咚买菜也接连跟进。近日,美团买菜宣布已陆续和莆田餐厅、鹿港小镇等餐饮企业达成了合作,首批合作企业共计支援美团买菜200多名员工。

作为前置仓模式的代表之一,2017年5月在上海上线的叮咚买菜也在此次疫情中备受关注。据叮咚买菜披露,近期整体订单量约增长80%,客单价增加约70%,每日新增用户多达4万人,其中自然增长占比达70%以上。对一家成立不到3年的创业公司来说,一切来得太突然,如何消化、服务好这些新用户,成为当务之急。

短板,也是机遇

综合上述各类采访、通知,可大致判断,目前生鲜电商平台正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有两个,一个是干线运输问题,一个是配送人力不足问题。

首先是运输问题。每日优鲜CFO王珺就曾对媒体表示,在产地,货是充足的,但是因为封村、封路,蔬菜无法运出。叮咚买菜CEO梁昌霖也曾说,叮咚于1月23日紧急派了100多位采购人员奔赴产地,但产地放假过年,春节过后又遭遇各地封路,“开始是有菜没人采,等有人采了,又运不出来。”这也和海克财经在各大救援群中注意到的一些捐助信息相吻合,不少菜农表示自己家中有大量南瓜、蘑菇等想捐疫区,最大问题是不知道如何运出去。

再就是配送人力不足。这也很好解释了为何面对疫情,盒马出的第一个“大招”是“借”员工。但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于是2月12日,盒马发出招聘启事称,因订单量大增,以及共享员工未来一两周将陆续返回原公司,盒马当前人员缺口大约1万人,加之今年要在全国开出上百家新店,全年人员缺口超过3万,涉及配送、餐饮、采购、营运、技术、市场等多个工种,配送员尤其急缺。

据了解,美团有总数近300万外卖骑手,据某调查显示,其中七八成骑手来自农村地区,而目前各级政府都出台了一系列严管措施,返城工作并不是件容易事。

此外,无论是借到的还是新招的,人员到岗并不意味着就完全解决了用工问题,接踵而至的,是背后的高效培训,是更大量的员工安全管理工作。疫情之下,配送员的身体健康问题、快递点的安全消毒工作已引发全网关注。据界面新闻2月11日报道,某快递公司湖北分公司负责人就表示,如果真的全面复工,每天的防护物资消耗会非常巨大。

对此每日优鲜曾发布过应对措施,包括对站点、配送设备、一线人员做安全防护,调集消毒物资的备货产能等。前几日,一张群聊截图称“杭州叮咚买菜多名快递有发热和咳嗽症状”,叮咚买菜第一时间发出声明,表示迄今为止未出现任何员工被认定为疑似或确诊病例,同时明示了6条防控措施,其中包括严格要求所有人员佩戴口罩、升级前置仓消毒和测温措施等。

在当下特殊时段,买菜APP的使命已被紧急提升到了“保民生”的高度。防疫形势依旧严峻,一切并不明朗。

2月11日,武汉发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第12号,决定即日起全市范围内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随着这一措施的持续推进,在疫区的买菜类APP或将迎来对运力的更大挑战,社区拼团的模式也将持续在业主群内发酵。而放眼全国,情况大体相似。

或许,这正是一个新巨头的起点。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所涉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微信公众号“海克财经” 何旭)

相关阅读

  • 超市
  • 连锁
  • 物流
  • 购物
  • 商业地产
  • 商务培训
  • 商机考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