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商业

“暴打”知网

时间:2022-05-16 09:03:21 来源:36

“知网”终于尝到了得罪知识分子的苦果。

20多年前,知网以知识基础设施建设为名创立,后来却成为了高买低卖甚至无本万利的知识贩子。

高额且不断上涨的使用费,陆续受到了中国多所高校、科研机构的抵制。上周五,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介入,将对其实施反垄断调查。

赚钱太久,知网恐怕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为什么出发。

知识贩子

大学期间,只要泡过图书馆、认真写过毕业论文的学子,应该对“知网”都不会陌生。 它几乎是所有高校学生和老师,在日常学习和工作中,无法回避的平台。

当然,也有人已经读到博士后,竟然对知网一无所知,结果就是翻船了。

2019年,当时中国演艺界学历最高的明星翟天临,因在与网友的直播互动中,面对提问,竟不知知网为何物。最终,被扒出学术不端,取消博士学位。其本人也从当时的“当红炸子鸡”,直接坠落谷底,基本从演艺市场上消失。

知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神奇网站?

正如它在自我介绍中所述,其创立之初,是为了国家知识基础设施建设,全面打通知识生产、传播、扩散与利用各环节信息通道,因此,也得到了全国学术界、教育界、出版界、图书情报界等的全力支持。

上世纪90年代,CD光盘是图书馆等领域资料储存的重要媒介,但在利用它进行数据整理之时,还需搜寻纸质版原始文献,使用起来极为不便。

1995年,清华大学物理系研究生王明亮,通过对一本杂志数字化的分析,搭建起知网的雏形,在清华大学的鼎力支持之下,项目研究驶入发展的快车道,成为国内外科研、管理人员等,最重要的知识检索平台,迅速占领了国内图书情报市场。

直到现在,已经60多岁的王明亮,仍是知网经营主体同方知网的法定代表人和高级管理人员。

让外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初以知识基础设施建设为名搭建起来的平台,最终变成了低买高卖,充满铜臭味的“知识贩子”。

群起攻之

进入知网首页,可以看到,它对各种知识分门别类,煞是清晰。不过,要想浏览和下载里面的知识内容,你得成为网站的会员,并支付金额不菲的费用。

为了方便会员付费,知网在首页以及资料浏览过程中,提供了全面、方便、快捷的支付服务。各种资料除了按本收费之外,甚至还有按页、按条收费,看起来都感觉肉疼。

个人付费用户,只是知网收入来源的一个部分,其更重要的收入,来自国内各高校以及科研院所,助其雄踞中文资源收录量、中国市场占有率、用户数和全文下载量三项第一。

在知网成立初期,知识创造者的贡献,丰富了知网的数据库。如今,它们需要支付高昂的费用,来购买这些知识。

而且,费用连年上涨,让高校和科研机构苦不堪言。

早在2012年,南京师范大学就曾宣布停用知网,转投万方和维普。

2016年之后,高校对知网的抵制达到阶段性高峰,先后有武汉理工大学、北京大学、太原理工等多所知名高校,因费用问题,宣布与知网终止合作。

武汉理工大学描述:自2000年以来,知网对该校的报价年涨幅超过10%,特别是2012年涨幅超过24%,2010年-2016年报价总涨幅超过132%。

去年年底至今年,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赵德馨夫妇,因在知网下载自己的论文需要付费,以及知网未经授权将自己的上百篇论文上网,且不支付费用,将知网告上法庭,知网败诉判赔。

如果按照法院判决的这一赔偿标准,知网在库作品可能面临千亿级赔偿。

在赵德馨夫妇之后,又有多位作家、学术界人士起诉知网,要求对自身著作权作出赔偿。

与此同时,学术豪门中科院,因千万级年使用费,与知网隔空对战,再将知网推上了风口浪尖。

汹涌的舆论之下,上周五,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决定对知网进行反垄断调查。

赚钱机器

知网是上市公司同方股份(600100.SH)旗下业务,该公司主营业务繁杂,涉及数字信息、民用核技术、节能环保等多个产业领域。

其中,数字信息产业包括了计算机产品、知识内容与服务、大数据与云计算等业务领域。子公司同方知网是公司在知识内容与服务领域的运营主体。

2021年,同方股份总营收达到284.6亿元,数字信息对营收的贡献超过50%。细化到知识内容与服务,收入规模并不算大,但增长持续且盈利能力惊人。

2017年-2021年的5年间,同方知网营业收入从9.72亿元增至12.89亿元,因毛利率略有下降,致使归母净利润维持在1.9亿元左右。即便如此,放眼同方股份整个公司,同方知网超过50%的毛利率,始终一枝独秀。

早年间,具有清华大学背景的同方股份,与北大方正、联想集团,在中国IT界呈三足鼎立之势。PC时代,清华同方曾跻身亚太地区销量前6强。

在后来的发展中,公司选择了通过收购和对外投资横向发展,导致经营风险如影随形。

2013年,公司斥资近14亿元,拿下杜国楹创立的壹人壹本,该公司2018年以来,持续亏损。

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巨亏38.80亿元。主要是因为壹人壹本因市场竞争加剧、新产品投放效果不理想,业务进入了下行拐点,计提了大额商誉和无形资产减值。另外,公司投资的深圳华融泰、中国医疗网络、广电信息、同方康泰等长期股权投资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发生了大幅下跌。

2021年,受各类资产减值超过13亿的影响,公司再度亏损18.79亿元。今年前三个月,公司继续亏损5.51亿元,同比下降6667.36%。

如若知网的垄断行为最终确认,公司将面临没收违法所得及巨额罚款,对本就亏损的同方股份无疑是雪上加霜。

或许正如赵德馨教授所说,知网将公益性摆在第一位,做知识分子的朋友,才能回到良性发展的轨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ID:banmaxiaofei),作者:范建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36内容随你看。

推荐 50548

热门推荐